第2245章 护犊之心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2245章 护犊之心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是沈……沈月小姐?”

    刚才被一掌轰退六七步的沈家五长老沈兴,颤抖着声音说出这个二十多年来几乎已经成为家族禁忌的名字,众人再无怀疑,当下目光之中都是蕴含着各种意味地盯着那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脸庞。

    在场有些沈家年轻天才,有的或许是在沈月被禁足之后才出生的,但无论是老牌的沈家天才还是新晋的年轻天才,对于当年的那一件事,都有着或多或少的耳闻。

    哪怕是那件事在沈家各大长老有意的强力禁止之下,还是有一些风言风雨传了出来,沈家族长长女和狂魔王风殒的那一段惊天情事,在天玄界一些强横家族之中,都算不得什么隐秘。

    而自从二十多年前那件事发生之后,沈月就从来没有在沈家族内的任何一个地方出现过,今日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擂台殿之中呢?

    结合着沈月刚才所说的霸气之言,不少人的目光却都又转到了那个奄奄一息口鼻之中还在不断冒着鲜血的灰衣青年身上,因为他们都在这一刻隐晦的猜到,沈月的出现,恐怕也和这神秘的小子脱不了干系啊。

    在场很多人虽然都没有见过沈月,可是当年秋月双珠纵横丹武大陆的那些传说,却一直都为人津津乐道,毕竟除去沈月,沈秋这些年在大陆之上可是大名鼎鼎的。

    所有的沈家之人都没有想到,今日只不过是来看一场年轻一辈低级神丹境天才的擂台生死战,竟然引来如此之多的家族强者,甚至是连那平日神龙首尾不见的族长长女沈月都横空出现了。

    相对于这些年轻天才们来说,沈柏沈兴他们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他们所知道的事情,明显比其他年轻天才多得多,沈月今日出现在这里,明显太过反常了。

    诸如沈柏他们都知道,沈月虽然外表看起来没有沈秋那么霸气,行事也相当的谨慎内敛,可一旦做出了什么决定,那便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就像当初所有人都反对沈月和风殒相恋,但这个沈家族长的长女,堂堂的沈氏双珠之一,竟然和风殒一齐私奔到凡域界两年之久。

    要不是后来各大家族以风殒的性命作为要挟,又发生了一些另外的事情,恐怕沈月宁愿和风殒同死,也不愿回到这让她极度失望的家族之中吧?

    所以在听到沈月冷喝出那几句话之后,连沈柏这个沈家二长老都感到棘手之极,因为他知道以沈月的性情,能说出“不死不休”这四个字来,那一定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个不慎,恐怕今日就会将其逼得和家族再次决裂。

    这样严重的后果,沈柏可担不起,可是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向足不出院的沈月,今日竟然会为了一个初回家族的一重神丹境小子,而打破了多年以来的禁忌,现身擂台殿执意相护呢?

    想了一番想不通之后,沈柏也只能是将其中缘由归结到沈月和沈秋姐妹情深的关系之上了,既然沈非是沈秋带回族内,那沈月自然是知道的,这才在今日现身。

    场中诸多沈家之人心中各异,可是眼神有些朦胧的沈非,早在听到沈月那熟悉的声音和自称之时,脑袋就已经嗡地一声炸裂开来了。

    “是母亲,她……是我的母亲!”

    沈非心头咆哮着,好在他还留存有一丝理智,知道自己要是在这个时候叫出母亲二字,将会迎来什么样的后果?所以他只能是在心中涛浪临天,身形却只表现出了轻微的颤抖。

    曾经在天残空间之中,沈非与母亲的虚影都见过几次,可却没有一次看清楚母亲的容貌,这也是他一直努力修炼,想回到天玄界沈家与母亲见面的动力。

    只是沈非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与母亲在现实之中相见,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感受着自己嘴角边上还在冒出鲜血,他下意识地便是抬起右臂,在嘴上一抹,想将那些鲜血给抹掉,以期给自己母亲一个最好的第一印象。

    “噗嗤!”

    哪知道沈非刚才被噬魔枪那一砸实在是伤得太重,这一抬动手臂牵动内腑,当下一口鲜血忍不住又是狂喷出来。

    这一下形象没有好转,竟然变得更加狼狈了许多,可是重伤之下的沈非,只觉脑中一阵眩晕,仿佛下一刻便要直接昏晕过去一般。

    沈非的这道喷血声,终于是打破了整个擂台殿在沈月出现之后诡异的宁静,而见得沈非再次喷血,沈月母子连心,再也把持不住,一个闪身出现在沈非身前,将后者一把抱住。

    “小……,你……你怎么样了?”

    沈月看着从沈非口中不断冒出的殷红鲜血,还有那越来越萎靡的气息,心中一阵绞痛,但她还是强忍住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因为她知道要是自己两人的母子关系曝光,恐怕就真的没有办法转寰了。

    “我……我没事,能见……见到你,我好……开心!”沈非五脏六腑仿佛都要翻转过来,但他脸上却固执地带着一丝快意的微笑,和其满脸鲜血交融在一起,显得极其的诡异。

    只是说了这么几句断断续续的话,鲜血更是不断从沈非口中冒出,让得沈月的心不由更疼了,当下连道:“你……你不要再说话了,放心吧,今日之事,为……我会替你作主的!”

    沈月下意识地差点说出“为母”二字,好在及时收住,但是下一刻,她转过头来的目光,已是变得一片冰冷,让得其目光视线之上的沈家五长老沈兴,心头不由狠狠一跳。

    “沈兴,是你打伤他的?”

    一丝没有任何感情的话语从沈月口中传出,作为沈非的母亲,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后者就让人打得重伤垂死,她又怎么可能不愤怒欲狂?

    沈月的丹气实力原本就要在沈兴之上,加上这二十多年来心无旁骛潜心修炼,丹气修为更是突飞猛进,恐怕整个沈家族群之中,能胜过她的强者,也不过寥寥两三人罢了。

    被沈月蕴含着杀意的目光厉声喝问,沈兴完全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演变到这个地步,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解释道:“沈月小姐,我也是按族规办事啊,沈非他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残杀同族之人,这件事,可是经过沈柏长老他们两位同意了的。”

    到了这个时候,沈兴自知一人根本扛不下沈月的压力,所以只能是将沈柏二人给捎带上了,想来沈月也不是一个无理取闹之人,以族规镇之,应该能奏效吧?

    “呵呵,小月,你能出来固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今日之事,确实是沈非杀人在先,在场这些年轻小子们,都是见证,我看你还是不要多管了吧?”

    沈家二长老沈柏自恃和沈月关系还不错,但却不知那个身受重伤的年轻人,乃是沈月的亲生儿子,他的这句话,明显是起到了反作用。

    当沈柏话音落下,一旁的沈秋已是冷笑道:“此事到底如何,根本没有查证,沈非还说是沈兴这老家伙施展空间之力杀了沈弓呢,你们怎么只找沈非的麻烦而不去找沈兴?”

    有着姐姐撑腰,沈秋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彰显无疑,直接是称呼沈兴为“老家伙”,想来刚才发生的事,是真的将她给生生激怒了。

    沈月既然来了,可不会和这些老家伙们多说什么,听得她冷冷地道:“沈柏长老,你似乎是忘了我刚才所说的话,如果谁敢再对沈非出手,别怪我手下无情!”

    “小月,你……”见沈月根本不讲道理,和以前那个温婉柔雅的沈家大小姐完全不同,沈柏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

    而沈月话落之后,却是不再管沈伯,而是将头再次转过来,盯着不远处的沈兴问道:“我刚才问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是你将沈非伤成这样的吗?”

    “是我,不过……”

    对于这件事,沈兴自然是不可能抵赖,这里这么多双眼睛都盯着呢,只是当他刚刚承认,想要解释几句的时候,却不料身前人影一闪,一只泛着青光的手掌,已经是朝着自己的胸口按了过来。

    原来是沈月得到了心中的答案,深恨这个老家伙将自己的宝贝儿子打成这副模样,所以她第一时间便悍然出手了。

    沈月这一掌来得好快,快到沈兴根本没有丝毫反应,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意识到沈月会一言不合就直接出手,所以这一刻他不由瞬间悲剧了。

    其实以沈兴高级圣丹境的修为,就算是比之沈月颇有不如,但全神戒备之下,坚持个十数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怪只怪沈兴先入为主,以为有着沈柏两大长老在此,自己又占着道理,沈月应该不会拿自己怎么样的。

    只可惜沈月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出现在人前,经过这二十多年的独居生活,平时性情并无大变,但当涉及到她这些年唯一的念想,涉及到自己那个珍若性命甚至是比她自己性命还要重要的宝贝儿子之时,她平时的理智,自然瞬间荡然无存。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