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9章 严惩_八荒斗神_太阳城【手机版】澳门太阳集团2018网站|2138. com|新太阳娱

第2249章 严惩

作者:庞飞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如果沈非真的只是一个从下三界而来的一重神丹境小子,那错了也就错了,可是现在沈柏二人都知道,这小子一定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要不然沈氏姐妹也不可能这样维护于他。

    尤其是沈月,那可是二十多年都没有出现在人前了,今日竟然为了一个初来乍到的小子,不惜现身甚至是要和沈家长老大打出手。

    而且沈柏他们两大长老还清楚地知道,沈月在现身维护沈非之时,根本就不知道这其实是沈兴所捣的鬼,那个时候的沈月,只是不问情由毫无道理地要保护沈非,这就更说明了其中一些隐晦的问题。

    当然,现在这个时候,却不是想这些的当口,因为沈兴暗中施展手段想要嫁祸沈非杀人的关键时刻就要来临了。

    所有人清楚地看到,在沈空的某些手段之下,那天空之上的青光影像,已是将沈兴那隐晦的动作一点点暴露了出来。

    而随着沈兴的这个动作,一丝隐晦的波动从其指尖喷发而出,那行进的路线,似乎正是沈非和沈弓所在的地方。

    如果是在正常速度之下,沈兴这一道隐晦的空间之力,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发现,哪怕是同为高级丹圣强者的沈柏两位长老,在没有仔细感应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有所察觉。

    可是此时在沈家族长的有意控制之下,沈兴从施展空间之力开始,那道空间之力就以几乎慢了十倍的速度显于青光影像之中,就连那些年轻一辈的沈家天才,都能看到那一条路线之上空间波动的不同之处。

    到了这一刻,没有人会再认为沈兴是无辜,这一道清清楚楚的空间波动,是那么地明显和缓慢,这就仿佛是有人用脚不断在沈兴的脸上碾过一般,让得他的一张老脸,瞬间变得青白一片。

    什么叫做打脸?这就叫做打脸!

    之前沈兴还在信誓旦旦地说绝不关自己的事,这一切都是沈非的残忍所铸成,但是在此时此刻,当那青光影像之中的回光之影像是慢动作一般缓缓放出之时,这种感觉,恐怕没有人能体会。

    沈空其实早在沈月让其回放沈兴的动作时,就已经有了十分的肯定,现在他是将沈兴的那些龌龊阴谋尽数揭露,要让得这个为老不尊的沈家五长老颜面尽失。

    这一来是沈空觉得对不住初回家族的沈非,二来却是要在沈月面前尽力做到公平公正,以缓和一下父女之间二十多年来的冰点关系。

    “哼!”

    眼见事实已经水落石出,自己的清白也得以证明,沈非再也支持不住,闷哼一声,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那嘴角边上,再次溢出一丝殷红的鲜血。

    “小……沈非,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很痛?”见状沈月不由有些手足无措,所谓关心则乱,一向稳重的她,此时心中一片慌乱。

    还好一旁的沈空还算平静,见得沈非坐倒在地,当即朗声喝道:“沈誉长老,请速来擂台殿!”

    听得沈空的这一道高声,所有沈家年轻天才都是心神一凛,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沈誉长老乃是沈家的四长老,不仅是丹气修为已经达到了高级圣丹境,而且还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高级魂医圣。

    在整个沈家之中,恐怕沈誉长老已经可以称为沈家的第一魂医师,那一手强横的魂医之术,就连魂医圣山的那些魂医强者,也是赞不绝口。

    沈空这一道朗喝声蕴含着一丝他顶尖丹圣强者的强横丹气,从擂台殿之中远远地传了开去,恐怕整个沈家总部,都能耳闻。

    声音落下,沈空便再也没有去管沈非,而是将头转将过来,脸色已是一片阴沉,听得他厉声喝道:“沈兴,你可知罪?”

    原本心头一片绝望的沈兴,在族长大人的凌厉喝声之下,竟然直接跪倒在地,口中连道:“族长大人,是我一时糊涂,还请你看在我是因为孙儿重伤,一时失去了理智,这才铸成大错的份上,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看来沈兴也知道在那灵木回光晶的青光影像之下,自己就算再怎么狡辩也是无济于事,所以只能是在这第一时间打起感情牌了。

    而且在沈兴的心中,还有着一丝奢望,自己身为沈家的五长老,无论是从丹气修为还是身份地位上来看,都比一个初来乍到的沈非高了不止一筹,这些年来也为沈家立过无数的汗马功劳,想来族长大人应该是不会如何重罚自己的。

    可是沈兴这一次却是大错特错了,如果沈非真的毫无背景,那沈空或许都不会出现在这里,诚如沈兴所想,一个一重神丹境小子,怎么可能和高级丹圣强者的五长老相比?

    但是今日此事却是非比寻常,沈非的天赋暂且不说,单单是沈月出现在此维护沈非这一节,沈空就不可能轻饶了沈兴。

    沈非的身份比不上沈兴,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沈兴这个家族五长老的身份,在沈空的心中,比起沈月这个一直让他心怀愧疚的宝贝女儿来说,又什么都不算了。

    沈家族长在族内一向都是一言九鼎,哪怕是沈家大长老,也不敢有丝毫违背沈空的意愿,更何况此时证据确凿,又是在如此众多的沈家年轻一辈眼前,要是不将这个胆大包天的沈家五长老重罚,恐怕以后会人人自危。

    试想如果真在年轻一辈的擂台生死战之中,诸多沈家丹圣长老都像沈兴这样来一手,以他们的实力,影响一场神丹境阶别的战斗,应该只是举手之劳吧?

    所以沈空根本就没有理会沈兴的言中求饶之意,冷声说道:“哼,沈非和沈光的擂台生死战,那是经过双方同意的,哪怕是一方身死,也不得有丝毫怨言,何况沈非还手下留情饶了沈光一命,你却在事后不依不饶栽赃嫁祸,如此拙劣行径,与卑鄙小人有何不同?”

    沈空这一番疾言厉色,让得沈兴的一颗心不由沉到了谷底,见得他身形微颤,口中又道:“族长,此事是我错了,我认罪,我愿意补偿沈非,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可以!”

    “哼,补偿?沈兴,今日要不是小秋和小月及时赶到,恐怕沈非已经被你……你们废去丹田逐出沈家了吧?看来本族长这些年来还是有些太过仁慈了,这才让你们如此放纵!”沈空口气越说越厉,而这几句话,却是将沈柏两位长老也包括在里边了。

    这由不得沈空不气啊,沈非乃是这些年唯一一个从下三界被带回沈家总部的天才,可是刚刚回到家族第二天,便差点遭受了这不白之冤,诚如他口中所说,要不是沈秋和沈月接连赶到,这件大错事铸成,可就真的回天无力了。

    见沈空竟然有责怪自己二人的意思,沈柏连忙站出来和沈兴撇清关系,听得他恨声说道:“族长明鉴,我们也是受了沈兴的谎言欺瞒,这才失了分寸,这家伙如此不顾族规,妄图施计害人,可不能轻饶了他!”

    沈柏的落井下石,让得沈兴更是陷入绝望的深渊,而这一次,沈空根本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是朗声喝道:“沈家五长老沈兴,以卑鄙手段,施空间之力击杀沈弓,更妄图污蔑无辜之人,罪大恶极,族规在上,剥夺其沈家五长老之位,流放域北芜城,百年之内,不得擅回家族总部!”

    “啊!”

    听得沈家族长这一番惩罚之言,在沈兴瘫软在地的同时,诸多沈家年轻天才们,都是发出一道道惊呼之声,似乎这惩罚的严重性,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啊。

    因为沈非不过是一个刚刚回到家族的一重神丹境年轻天才,这种天才在没有成长起来之前,根本就不可能和高级丹圣强者的五长老沈兴相提并论。

    原本在诸多沈家年轻天才们看来,哪怕是沈兴这一次做得确实不对,恐怕沈家族长也不会太过重罚于他,毕竟一名高级丹圣强者,对于任何一个家族来说都是支柱一般的存在。

    可是现在,沈兴五长老的身份被剥夺,更是被发配到北域的芜城,百年不得回归家族总部,这对于这个一向颐指气使的沈兴来说,恐怕比杀了他还要让他感到羞辱难当吧?

    光从芜城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怎样的蛮荒之地,而在这样的地方,哪怕是做个土皇帝分封一方,那也绝对没有在沈家总部之中独掌大权来得惬意。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才回到家族不过两天的灰袍小子,当擂台殿中所有人都知道一切已经无可挽回之后,都将目光投射到了那气息极度萎靡,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昏晕在地的年轻人身上。

    诸人今日不过就是想来看一场别开生面的生死擂台战,却没有想到真正的精彩,却是在擂台战之后,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简直就是他们生平从所未见,那种精彩程度,或许会让他们一辈子都不能或忘。

    而从今日开始,他们的脑海深处,也会深深铭刻上一个陌生的名字,他,叫做沈非!
其他书友在看:我杀了法爷 暴风法神 万法梵医 破法之眼
,